大足在线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房产频道 > 楼市资讯 > 正文

北漂"租"生活:五年租遍城六区 到处都受委屈

2014-02-04 15:30来源:www.402360.com 点击:

  “要续约前中介打电话问我还续不续约,我长了心眼儿,先问中介涨不涨价。”在楼道门口,常先生讲述着跟中介讨价还价的经历。他住在北五环外,北京的西北角,地铁4号线北端终点安河桥北站出站后,“骑自行车5分钟,公交两站地,走路15分钟”,房子是一间隔断,“朝南,客厅的隔断”,租金每月2030元。来北京七年,他已经深谙如何与中介“斗智斗勇”。

  年过而立的孟琪(化名),五年前买了房,之前她同样在北京过着租住的“蜗居”生活。如果不是2008年年末的房价波动,她觉得自己很有可能会“租遍北京城八区”,直到搬进房产证上写着自己名字的两居室,已经租住过了西城、海淀、朝阳、丰台以及当年还没改名的宣武区。“那五年的租房经历,我遇到的难堪比之前的二十年加起来还多。”

  房租翻番,在中介、房东中间两头受气,有的甚至无法顺利办理暂住证。孟琪买房时,迫不得已借朋友的房本办暂住证,“当时我住在朝阳,要买的房子在通州,但暂住证办在了海淀。”

  他们,是无数曾在、正在北京租房的青年人的缩影。

  故事1:七年都住五环外

  租金从500到逾2000

  常先生在北京工作生活七年,始终租房住。最初,他住在东五环外,现在他还在北五环外。“最深的体会是房价涨得快,租房价格也跟着涨,倒也有好处,脸皮厚了,能跟中介讨价还价了。”

  “1000块不可能,你不住有的是人想住”

  我2007年大学毕业来北京,为了离女朋友近些,在传媒大学附近租了房子,分租,算上我一共四户住。我的房间朝北,中介说面积是12平方米,但我怎么看都觉得不超过10平方米。其他三家里,有一家住的是客厅的隔断,剩下包括我这间在内都是实墙。

  那间小屋我住了5年,变化最大的是房租。2007年刚住进去的时候,房租是每月500元。2008年9月续约的时候,中介说要涨价到650元。那时我在北京的第一家工作单位已经倒闭半年多,我刚刚完成一个剧组的工作,工资还没到手,手里没钱,就跟中介软磨硬泡地压价,最后说定的租金是每月630元。

  中介房租一年一签,我觉得就是为了要坐地涨价的。2009年,又到续约的时候,涨到每月780元。2010年,830元。2011年,980元。到2012年快续约时候,直接跟我要每个月1200元。当时中介派来的业务员,跟我们四家私下单独谈价格,到我家,我跟他说,这小屋才这么小,1200太多了,我能接受的价格是每个月1000元,再多就不行了。结果中介说,“1000块不可能,这房子你要是不住有的是人想住,你看你这儿东西也不少,估计搬家也挺费劲的吧!”合着是看我搬家不容易来跟我坐地起价的啊!当天没谈拢,我决定搬家。又过了两三天,中介说房主要收房,正好租约期满,我们4户就都搬了。

  “张嘴涨400元,心一横大不了搬家,最后中介服软了”

  2012年10月中旬,我搬家了,还是五环外,只不过是从东五环外搬到了西北五环外。当时我在计划跳槽,新工作几乎是SOHO的性质,不过我是到上司家里去SOHO,所以就想搬到离上司家稍近些的地方。跟女朋友看来看去,就选在了地铁4号线北端终点安河桥北站附近。

  这地方当时看觉得偏,现在住习惯了觉得还行,地铁出站后,骑自行车5分钟,公交两站地,走路15分钟,住的是客厅的隔断,朝南,有个阳台,租金每月2030元。其实这个价格租贵了,我们租房的时候对周边的行情还是没摸透,最后跟中介砍价,磨来磨去还是没能砍到2000块钱以下。让我们觉得平衡些的是面积变大了,还有阳台,总比以前那个不到10平方米的小屋强。

  这房子也是一年一签。今年10月初,中介打电话问我还续不续约,我长了心眼儿,先问中介涨不涨价。以前那家中介每回涨价100多,这家中介可好,张嘴跟我要每月2430元,涨400元。我心一横,大不了搬家呗。跟中介说,如果还是现在的租金我就续约,要是涨价我就不租了。中介那边有点犹豫,说跟上头问问,最后中介服软了,没涨价就跟我续约了。这都是跟之前那家中介练出来的,坐地涨价这种手段,我一眼就能看出来,可不像七年前刚来北京的时候了。

  故事2:五年租过七次房

  遇到奇葩房东黑心中介

  年过而立的孟琪在2009年正式告别了五年多的租房生涯。这五年,她租过七个房子,“没有一次是完全不受委屈的”。

  2008年底房价下跌,她马上开始看房。“虽然每个月还贷的钱是租房的三倍还多,虽然一直到2011年我才把借亲戚的钱都还清,而且只能买在通州,不能住在城里,但我还是觉得很值,尤其是看着后来毕业的师弟师妹,在群里吐槽租房遇到的糟心事儿,我既觉得庆幸,又觉得悲哀。他们认识这个社会冷漠的一面,真的是从租房开始的。”

  “我只是想修一下空调,结果被教育要吃苦耐劳”

  2006年,我通过中介租的房子,合同直接跟房东签,是个上世纪九十年代的老楼,跟师妹合租。当年7月底,我房间的空调坏了,按照合同由房东负责修。房东阿姨说没时间,等了三四天才来看。心想很快修就没买电扇,结果每天晚上都热醒。

  房东阿姨来了,试了试空调,跟我们说,夏天也快过完了,你们坚持一下,等明年我换个新的。我当时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话。阿姨看我们不说话,感叹了一番“你们现在就是独生子女吃不了苦,我们年轻那会儿,哪有空调”之类的话,我们只能老实听着。我们又去找中介,中介说你们就拿合同跟她说,嘴甜点儿……

  折腾了一个多星期,房东阿姨才叫人来修空调,下一个季度来收房租的时候,又念叨了一次“年轻人得学会吃苦耐劳”。

  “周末招待同学吃饭,邻居打小报告”

  2007年我搬到了月坛,是一个政府机关过去分的房子,房东也是个退休的阿姨,就住在我们附近,时不时就来“视察”一下。

  一开始我们也能理解,可后来有一次,房东阿姨各屋转着就开始“敲打”我们了,先是问我们都有没有男朋友,我们说没有;接着又说“女孩子在外面也特别注意,不要让父母操心”之类,说得我们一头雾水。后来才弄明白,原来是有邻居发现我们周末在家里招待同学吃饭,到十点多钟还有人走,尤其是还有男同学!

  最后,那阿姨还特别语重心长地告诫:“这儿是机关单位,住的还有老领导,要注意影响。以后有了男朋友,也不能在这儿住。”她走了以后,我跟师妹面面相觑,都觉得有一种被羞辱的感觉,而且怎么邻居还有打小报告的?

  “他们手里有我们的押金,我们手里什么也没有”

  从那以后,我就改跟中介签合同了,想着跟中介说话能硬气一点儿。没想到,中介虽然没有那么多要求,但你的要求他们也不管。有一次,房间通阳台的一扇拉门坏了,打电话让中介来修,中介满口答应:“行,我给你报修。”等了半个月也没人来,再打电话问,他告诉我们“已经报上去了,公司在安排。”最后一直到我们搬走,那门还坏着呢。

  还有一次,我们退租的时候,中介一定要扣五百块钱的押金,说我们搬家的时候房子里弄得太乱了,他们要找保洁来打扫。我反驳说,住进来的时候,是我们自己找人打扫的。中介很淡定地表示:那是你们没提要求。结果当然还是扣了,因为他们手里有我们的押金,我们手里什么也没有。

  本报记者 习楠 张棻 宋溪 制图

编辑:猫头鹰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头条新闻
图片新闻
热点推荐